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探营申花这里是上海有蓝血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8-06-04 17:07:43

在申花俱乐部任职多年的常务副总经理周军曾说过,如果申花打算全力引进一名球员总是能得到满意的结果。原因有二: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影响力自不必赘言,另外一个便是经过二十多年的时间所积淀在申花两个字里的文化魅力。

冬歇期最先确定加盟的秦升说:要是为了挣钱,我肯定不来申花。前国米队长、被主教练曼萨诺誉为当下中超第一后腰的哥伦比亚国脚瓜林面对摆在面前的多份合同,早早定下非君不嫁的决心,如果来中超,只会来申花!

2016赛季是绿地集团入主时承诺的出成绩之年,尽管中超的竞争势必空前惨烈,但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一直没有松口获取亚冠资格的目标。不过,在贴身采访申花十多年的东方体育首席姬宇阳看来,赛季目标更多是俱乐部管理层的自我施压,而对于蓝血人来说,申花的精神和传统不被遗落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一个大谈文化的时代,尽管没有多少人可以完整无误地厘定这个词的内涵与外延。不过,我们依旧相信:当一个名字可以勾连起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而每一个人又能从这记忆相框里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汗水欢笑激情愤怒时;当有那么一个名字羁绊住了你的心,你迫切地要将它告诉周围的人、告诉给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成为志同道合的伙伴时;当这个名字的现实载体如同老上海的石库门一般可以触摸和凭吊,它的每一寸肌肤和脉络都散发着温度时;当我们谈起申花,不会联想到20多年前街巷里弄里的那个电器厂,而是仿佛面对着热血拼搏永不放弃的城市精神时每当这些时候,我们相信,申花已经是一种文化。

那是一个城市的激情,已经植入蓝血人的骨髓

和举国上下对于上海人的印象相比,申花球迷的群像着实可以被称为异类。

上海电视台曾推出过一部名为《申花温故1995》的纪录片。在节目里,范志毅用皇帝这个词来描述当年的申花队员,坐车不用花钱,吃饭不用花钱。这不是皇帝是什么?皇帝最多也就这个样子。

在中国足球刚刚步入职业联赛的年代,足球成为了几乎所有上海人业余生活的焦点。在那时,球队的训练场外永远围堵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球迷,为了看到偶像,还有人会爬上墙头,当时十二三岁的孙祥 也在其中。谢晖、吴承瑛、祁宏,这些高颜值的队员成了那个年代的偶像派。每个周末,成捆成筐的信件被抬进球队,女生们会因为收到回信从教室座位上跳起来。

一座城市倾注全部的爱给一支球队,这样的盛况实难重现。但初恋的那份炽热和纯粹却已编码成一段段基因,植入每个留守的蓝血人的骨髓。今年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下午,申花在康桥基地安排了一堂公开训练课。当天时阴时雨,气象台还挂出了蓝色降温和蓝色大风两大警报。但中午11点多,就有球迷赶到了康桥,很多人随身带着干粮。一堂普通的队内对抗,两千多名球迷主动携带着申花元素涌入,看台一片蓝色。

申花球迷的热情和专业不仅在国内属于佼佼者,与西方世界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姬宇阳评价,记得当初申花想引入阿尔贝茨和佩特科维奇,并不着急谈合同,而是将两人邀请到了上海,看了一下这座城市和我们的球迷,接下去的谈判过程几乎是水到渠成。即便如阿内尔卡和德罗巴,最后因为欠薪问题与俱乐部不欢而散,但他们对于上海球迷始终赞赏有加。

经历过甲A十连胜夺冠的辉煌,也因为负6分起步而沦为保级球队,成绩起起伏伏,但这并不会按下蓝血人们舞动起来的手臂因为他们知道,有一些永恒的东西比现实更重要。

冬去春来光阴荏苒,蓝色梦剧场永不落幕

朱骏时代,申花球迷们中广为流传着致朱老板的一封信。信里是这样描述的:我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家庭,父亲是个内敛的上海男人,嘴上说申花不要看了,但是每当我去看球的时候还会偷偷看电视,因为这支球队叫申花;母亲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她根本不太懂足球,但是每次比赛,她都会激动地坐在电视机前,只因为这支球队叫申花;老婆认识我的时候不是球迷,到现在为止,她不看其他任何足球比赛,但是每次,她都会和我一起去现场看球,因为这支球队叫申花!我儿子,现在一岁不到,但是我想把家族的传统延续下去,希望他长大后也能和我一起坚守在看台上。

简朴的陈述,犹如时间慢慢般地流淌,没有惊心动魄的渲染,读后却让感动充盈心田。这就是传承的力量,这就是为何经历了上海国际的异军突起、体验过朱骏的刚愎自用,但在球迷们口中仍发出相同的呐喊一声声呐喊都镌刻在虹口体育场的看台上,每一把座椅、每一块地砖都有温度、会发出回响,于是虹口足球场自身变成了一种信仰。申花球迷口中,称它为蓝色梦剧场。

足球场里的北看台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能在那里看球的,都是球队的死忠。虹口足球场的北看台,有一批流淌着蓝色血液的球迷,他们叫做蓝魔。

高中时代的徐峰,在父亲的影响下迷上了申花。每次比赛前4个小时,徐峰父子骑着两辆自行车从家里出发,还要换一次公交才能抵达虹口体育场。这样跑一趟,单程就要花2小时。从那时起,徐峰坚持在球门背后的看台看球,因为在那里,有人指挥大家一起喊口号,是全场气氛最好的地方。

徐峰渐渐长大,他身边有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球迷。2000年,中国诞生了第一家专业球迷组织蓝魔,正是徐峰和小傅等人一起策划成立的。在那片北看台,蓝魔生根、发芽、壮大,如今的注册人数达十余万。

2016赛季开始前的一段小插曲,让北看台文化在俱乐部和球迷甚至是整个社会中的分量显露无疑。过去一年虹口球市非常不错,但在转播镜头里,看台上仍然显得有点空。实际上,这并不是票子卖不掉,而是出于安保的原因需要在主客队之间空出隔离带。于是由吴晓晖拍板,俱乐部决定同蓝魔商量调整看台。起初,蓝魔内部有不小的抵触情绪,甚至有激进的小组退出了球迷会,但最终本着让虹口成为一片蓝色海洋的愿望,球迷会答应了俱乐部的提议。

但在2月末,虹口公安主动跟俱乐部方面联系,再次商谈看台的问题,希望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呈现最好的视觉效果和主场氛围,又能尽可能保留北看台。经过反复的现场勘测和商讨,最终有了一个圆满的方案。蓝魔不仅不用搬,还新增了1000多个位置,只是虹口警方需要大幅度地提升安保力量。在农历初六举行的新援见面会上,哥伦比亚人瓜林和球迷们约定,进球后,我希望在虹口听到你们大声喊出guarou(拼音发音)。

2015年足协杯决赛申花落败与新赛季亚冠资格失之交臂,引来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但姬宇阳认为,其实失利并没有给蓝血人带来过久的伤悲,相比之下,反倒是搬离北看台和前年的更名事件掀起了大得多的波澜。

雨打风吹荆棘埋铜驼,不狂不放不申花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已经变成世界上最现实的国度。原本就缺乏文化根基的足球,成为了天桥底下可以被人任意打扮的猴子。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场面在过去20年的时间是中国职业足球的一个常态。譬如大连,先是由万达变为实德,最后直至消失。一个冠军的下场尚且如此,又何况一些俱乐部为了商业利益和生存空间让主场的痕迹跨遍大半个中国。

虽然球队的名次不能够老是在赛季末的积分榜上名列前茅,但让申花球迷们引以为傲的是队名、队徽、主队颜色这些象征着传统的东西20多年来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即便是朱骏时代,这些都是无法撼动的禁区。因此,当2014年绿地入主后提出修改俱乐部和球队名称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4年3月15日,上海绿地首次主场比赛,开赛后19分钟,南北看台的观众一直沉默着。第20分钟时,他们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呼声:还我申花!这甚至吸引了国外媒体的关注:上海市市长和绿地集团的高层都在现场,当时一定丢脸极了。在空气中你就感觉得到。

某上海足球名宿站出来说:申花名字可以改,但申花精神不能丢。可两者之间的关系真的可以轻松掰断么?无法用理论或者事实来证明和证伪。但至少,我们相信:当一个名字可以勾连起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而每一个人又能从这记忆相框里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汗水欢笑激情和愤怒时;当有那么一个名字羁绊住了你的心,你迫切地要将它告诉周围的人告诉给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成为志同道合的伙伴时;当这个名字的现实载体如同老上海的石库门一般可以触摸和凭吊,它的每一寸肌肤和脉络都散发着温度时;当我们谈起申花,不会联想到20多年前街巷里弄里的那个电器厂,而是仿佛面对着热血拼搏永不放弃的城市精神时每当这些时候,我们相信,申花已经是一种文化。

一种生机勃勃的文化总能够让周围的人和事潜移默化地改变,不知不觉间已然被其包裹于中。2015年元旦伊始,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公告,正式将俱乐部名称改为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入主时注册为上海绿地俱乐部)。对于球队的简称,董事长吴晓晖表态,6个字是上海绿地申花,如果只能4个字,又要有地名,又要有球队名称的话,那就叫上海申花。

在姬宇阳的印象中,申花20多年历史的近百名外援里,很少有人是出于对俱乐部不满而主动要求离开。相反,有太多的外援带着不舍和依恋与球迷们告别。

卡希尔便是最近的一个例子。头顶着中超最大牌外援的光环登陆上海滩,但在2015赛季的前半段,卡希尔与恩里克组成的锋线成绩平平,两个人都走到了离队边缘。最终,在悬崖边上的卡希尔完成自我救赎,到赛季结束时,他以11个进球成为队内最佳射手,2409分钟的出场时间也是排名申花第一。在球迷眼中,澳大利亚人以自己硬汉作风、职业精神和大哥风范成为了申花精神的完美典范。

卡希尔对这支球队和这座城市也表达出强烈的归属感

探营申花这里是上海有蓝血人的光荣与梦想

。作为有国际影响力的球星,他经常在个人社交平台褒扬上海,维护中超联赛的尊严。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卡希尔都与球员建立起兄弟般的情谊。在去年11月完成同俱乐部的续约后,他将全家都搬来了上海,孩子送入国际学校并预交了一年的学费。

2月中旬,在确定自己将要离开申花后,卡希尔先后两次发布微博致谢球迷。他这样写道:不管是场内还是场外,我都对这支球队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因此,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尤其令人伤感。一想到要与队友和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球迷们道别,就让我心痛不已。在我心里,一直构想着为这个美妙的球队和伟大的城市带来奖杯。卡希尔还透露,希望有一天以主教练的身份重新回到申花。

曼萨诺教练组有着自己的战术布置和人员需求无可厚非。但无论如何,卡希尔们已永远成为申花的一部分,而申花也在他们的血管中汩汩流淌。2013年时,阿尔贝茨回到上海参加一场友谊赛,赛前收到了俱乐部送上的一件球衣。当他弯腰亲吻球衣的那刻,真是让人感动。德国人那满含深情的模样至今让姬宇阳记忆深刻。去年,姬宇阳还陪同老甲A夺冠时的功臣莎莎回到俱乐部,当莎莎看见自己的名字被镌刻在了荣誉墙上时,那份骄傲之情溢于言表。2015年12月,功勋教练布拉泽维奇返沪参加足球论坛时感慨:申花,是中国最有底蕴的俱乐部,只要召唤,无论何时我都会回来!

回想那个最困难的2013赛季,球队从负6分起步,俱乐部要借高利贷来给球员发工资奖金,工作人员全年拿不到薪水但申花在全部4场上海德比中全胜,如果加上被扣掉的6分甚至可以进军亚冠。相比于成绩受到诸多不可预测因素的影响,这些更能够激起蓝血人的共鸣,属于他们心中的光荣与梦想。

吃什么最容易长高
吃什么可以增高身高
婴儿长高的方法
孩子个子矮小症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