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男子胁迫残疾人乞讨内幕组织严密有专人监督

2018-06-21 03:04:03

男子胁迫残疾人乞讨内幕:组织严密 有专人监督

摘要: 你看这个男士也给了,其实他是挺警觉的,每次收完钱往裤兜一装,就来回在看。

《1+1》2014年5月23日完成台本

——被利用的“爱心捐献”!

(北京电视台资料 监控录像)

你看这个男士也给了,其实他是挺警觉的,每次收完钱往裤兜一装,就来回在看。

前不久,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大厅内,经常会看到一些聋哑人,以帮助残疾人献爱心的名义,向旅客乞讨要钱。

他们手持一个爱心捐助的印刷品,上面有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盖的章,这样更具有欺骗性,就更让旅客觉得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一般是针对年轻女性,中年女性,比较富有同情心。

捐完钱以后还签个名?

对。他签字还观察,你看。

看到可以帮助残疾人,很多人慷慨解囊,可是民警经过调查后发现,这些聋哑人并不是各自为战,在他们背后有一股隐藏的势力在暗中操控。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正在直播的《1+1》。

刚才前面的这个视频里头所展现这样的场景,您是否也遇到过呢?比如说在火车站、在快餐店,甚至刚才我的一位同事说昨天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他还掏出了十块钱去买了这样的一个,他用了“买”这个词,做了一次爱心的捐赠。其实我们回头一看,这样的一种行为非常容易让人被感染,你看,通过这个点,过来募捐者是聋哑人,本身就让人觉得特别信服,接着下来有残联的公章、签名,你还能把名字签上,你感觉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捐献,人家还记着你,有一种感恩的状态在里头。最后还回馈你一个手链,先不管价值几何,不是单纯管你要钱,也有爱的回报,而且有一种感谢之情在这里。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募捐行为,但是如果告诉你,这里背后是有一种近乎帮派组织,而且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去完成的一种敛财的过程的话,您又该做何感想呢?昨天的北京法院有这样一起诉讼。

公诉人:

被告人王某、于某,于2012年至2013年9月间笼络冯某等人,以殴打、体罚、威胁等方式,组织多名残疾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航站楼内等地乞讨,从中谋取非法利益。

解说:

与以往诱骗残疾人乞讨的头目形象不同,被告席上的两位乞讨团伙组织者自己也是聋哑人,法院还专门请来了北京市第二聋哑学校的手语老师进行现场翻译。

手语翻译:

他说不是组织残疾人乞讨,是我帮助残疾人做事。

解说:

王某今年33岁,读过六年的聋哑学校,小学文化,他有一个绰号“黑马”,是这个乞讨团伙的老大。而旁边的于某,看上去白净瘦弱,她却负责帮助王某管理手下乞讨的聋哑人。在这个神秘组织中,普通成员绝大部分乞讨所得被迫上交,每人每天至少三四百元,每晚七八点的时候,于某找他们收钱。

公诉人:

底层乞讨人员每天仅仅能够得到二三十元的费用用于日常生活用什么方法可以长高
,该部分费用在解决温饱问题后所剩无几。

解说:

这个无声的组织背后却存在着残忍的暴力,公诉人认为,有足够证据证实他们对行乞的残疾人进行殴打和胁迫,但王某和于某都极力否认。

公诉人:

你对其他的残疾人有实施过殴打等行为吗?

手语翻译:

没有,我真的没有小孩长高药有哪些牌子
,我没打人。说我打我心里非常难受,我没打人。

解说:

接触过这些聋哑人的手语翻译说,因为身份证被没收,并且经常受到威胁,导致这些残疾人难以逃脱。

公诉人:

你收他们的身份证了吗?

手语翻译:

对,他收了残疾证了。

解说:

王某交代,他和于某是2012年5月在石家庄认识的,王某花了四千多块钱,在上买了一批红绳手链,印了两百多份宣传单,拿着这些东西王某和于某来到首都机场向旅客乞讨。王某说看到他们是聋哑人,又拿着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募捐的宣传单,几乎每个过路的旅客都会献出一片爱心,几天下来,两个人就讨到一千多块钱,吃到甜头以后,王某便从全国各地招募聋哑人来京行乞。

首都机场分局 民警A:

如果说有旅客出于好心,给他们捐款,就会把他们名字写到这里,他们会拿出自制的手绳,当你捐款之后送给旅客。之所以他们把这个作为这种回报送给捐款的旅客,一是为了获取同情,二也是起到麻痹的作用。

解说:

被告人于某,从小父母就离异,法院开庭时她的父母专赶到北京,在他们看来女儿走上乞讨的道路柜式离心风机
,却有残疾人迫不得已的苦衷。

她当时好找工作吗?

于某父亲:

不好找工作。

于某母亲:

我女儿一分钱收入都没有。

于某父亲:

低保也没办过,咱也不知道。

解说:

由于手语交流困难,很多问题需要用手语一再核实,并转达给法庭。评审进行了四个多小时,在最后的称述中被告人表达了自己的悔意,“我错了,以后我改,最后请审判长从轻(处罚),今后我要重新做人”。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首先看一个极具感染力的募捐卡,你看这个卡,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也有残联章,几乎把所有与爱心有关的标志都印上了,“尊敬的先生、女士,我是一个聋哑的小儿麻痹的患者,听不见也说不出”,这把比较难过都总结在一起了

男子胁迫残疾人乞讨内幕组织严密有专人监督

。“我没有能力挣钱,除了光明我什么都失去了”,还挺有文才。“我想把这份光明带给很多残疾人”,也就是告诉你,这钱不是我自己要,是帮助别人。“希望好心人能多多支持慈善事业”,给你的帽子也很大,“请留下您的姓名和职业”,你看我还会感谢你。

然后捐款,人家是有规定的,二十、三十或者五十,也就是少要二十你都不好意思,然后这个二十、三十或者是五十,给你的感觉得任选一档,因此很多人就在这样的一个募捐卡的目前,觉得自己二十、三十买一盒烟的这种钱,我帮助人一下,人家还给我一个手链,你看这跟其它的乞讨是不一样的,甚至不会感觉这是变相的另一种乞讨或者说是敛财,但是这件事情之所以走到昨天的法庭这一步上,是因为两个团伙在首都机场各自抢占航站楼地盘的时候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干起来了,最后被警察拽走一调查,才发现了背后原来是这样的一个敛财的这种迷局,接下来继续关注这是如何形成的?

解说:

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犯罪嫌疑人,同为聋哑人,他们却通过各种方式控制其他聋哑人进行乞讨谋利,而彻底揭开聋哑人相残行为的,是源于去年9月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内发生了一场斗殴,起因是两个丐帮抢地盘。

北京市公安局机场分局治安支队 曹阳:

这个聋哑人是由两个组织团伙进行操纵的,他们敏感多疑,包括到楼里面以后,还在乞讨过程中,包括旅客给他钱以后,都是在环顾四周。

解说:

事实上,从2012年5月被告人王某和于某就已经来到首都机场向旅客乞讨,几乎每个路过旅客都会献出爱心。几天下来,两个人就赚了一千多块钱,一本万利的行当让他们尝到了甜头。随后两人通过聊天,以及口口相传,先后从全国各地招募了30多名聋哑人加入团伙。

被告人 王某:

他说不是我们在乞讨,是我帮助残疾人做事。

解说:

直到昨天在庭审现场王某仍在坚持他们从事的是爱心事业,是非常神圣的工作,而对于这些被召集起来的聋哑人,他们并未得到神圣工作的待遇,这些聋哑人的残疾证、身份证都被王某扣押起来,并且还有专门的人对聋哑人进行洗脑以及管理。

声音来源 央广《纵横》手语翻译:

在打或罚站的时候,王某一般都在现场看着,他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看着我们,抽着烟对我们说我们都要好好工作。

解说:

多位受害聋哑人表示,当初都是为了找工作才被介绍进京,误入乞讨之路,如果想逃跑或是上交的钱不够,就会被扇耳光、罚站等家法伺候。

首都机场分局 民警B:

就是挑手筋,殴打、罚站,不给饭吃,这是很家常便饭的事。

解说:

据警方调查这些聋哑人一个人一天讨来了钱,最少也四五百元,而真正分到他们手里的只有几十元,剩下的都要如数交到组织内专门的会计手中。

曹阳:

乞讨人拿的钱是极少的,他们拿到手里的,可能就是每天的生活费。中午要到外面吃饭,给个二三十块钱饭费和交通费。

解说:

去年9月底这个团伙被抓获时,会计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就高达120万元,虽然收入颇丰,但是真正享受成果的只是团伙中的老大和几名骨干。

曹阳:

挣钱最多的是头目,他坐飞机都是头等舱,吃西餐、坐飞机、出去旅游。

主持人:

我们看他们这样一个组织图,这是其中一位画出来的,这个黑马也就是王某做瑜伽能长高吗
,是顶头的,接下来于东东,就是那位女士,接下来张志国是财会总监,从高层到中层,张志国、猩猩、眼睛,这都是属于中层人员。接下来是底下具体行乞的,其实不光行乞,这个组织还是相对严密的。有很多的是直接的行乞,或者说叫是募捐者去要钱的的。还有放风的去看看周围有什么样的变化,很重要的是居然还有监督的,也就是说怕你待着不干活,因此要监督你,还有钱的款项到底对不对等等要去核查一下,因此整个这样一个组织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严密的,不过毕竟这是一种非法的聚财。

接下来我们要联线一下中国残联维权部权益处的处长张东旺,张处长,您好!

首先我们要问一下,如果说刚才我们介绍的昨天开庭的,这样一种非法敛财组织残疾人去行乞是一种非法的话,我们残联是否有自己组织的这样的活动?

中国残联维权部权益处处长 张东旺:

没有,因为我们残联是残疾人的代表服务、维权的组织,我们是在国家法律,章程规定的范围内开展工作,不会通过这种非法的方式来组织残疾人乞讨,这实际上不是在帮助残疾人,而且在侵害残疾人的利益。

主持人:

比如说我的同事的说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还依然遇到了这样的募捐者,他还捐了10块钱,所有类似的行为肯定即便有我们所谓的残联的章,也肯定不是残联组织的,要警惕?

张东旺:

是的,是这样的。

主持人:

好,接下来恐怕大家也很关注。为什么在残疾人这样的一个群体当中容易聚合在一起,即使打骂、罚站等等,最后好像也没有离开,还是选择继续留在这里,背后有哪些你所了解的现实困境?

张东旺:

这有很多客观和主观上的原因,客观上,当前残疾人在参与社会生活当中还存在一些障碍,残疾人的就学就业生活还存在一些困难,比如说就业,我们的数据,现在城镇残疾人的就业率,有需求的还有三分之一多,不到一半的残疾人还没有实现就业,那么农村的就更多了。从文化程度上现在残疾人相对来比,接受高等教育的相对来说也很多。我们统计每年全国有8000多人的残疾人能接受普通高校的高等教育,能接受特殊高等学校的教育,所以说为了生计这些人的文化低、技能少,就业机会少,为了生活的所迫,这也是一个客观原因。

那么从主观上说,因为聋哑人自身的特点,他与别人沟通不畅,而聋哑人之间相互沟通的多,就使他们容易相对封闭,容易形成自己的圈子。像刚才介绍的案件,都是熟人介绍的,加上刚才所说的一些聋哑青少年文化程度低,对社会对他人的认识不足,极易受到诱骗、拉拢,甚至是强迫加入到犯罪团伙,那么再加上一些犯罪分子为了自己的私利,不惜以身试法,来组织团队乞讨,这就形成了帮团伙的运动的方式。

主持人:

没错,其实我们了解了一些背后的一些实质,以及现实困境中,更重要的一点是绝不仅仅是对这一起案件,或者说得以相关的处理,而是要去思考究竟该怎么办制止这种行为,同时也帮助更多的残疾人能够走到阳光下去拥有有尊严的生活,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昨天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两起组织残疾人乞讨案,在北京并非首次,当时间推回到三年多前的2011年1月,王丽等四人因涉嫌组织残疾人乞讨罪,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接受审判,此案也是2006年刑法新增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罪名后,北京市首例以该罪名提起公诉的案件。

赵如意:

你给他那么多钱,歇了,他不让人家上屋里头,叫你在外面。那冰天雪地里挣一天(钱),干一天生意多冷啊。

盛改正:

去年北京天气零下17、18度的温度,天刮大风,我们坐在风口吹,我们受不了。他们说你别想回家,他说你死在北京,也不叫你回家。

解说:

赵如意和盛改正这两位盲人到底在北京遭受了什么,既然不堪忍受,他们为何不选择离开?而又是谁在虐待和威胁着他们呢?这一切都要从几年前的一场骗局说起,2009年9月,双目失明的两人经人介绍,被花言巧语骗到了北京。

盛改正:

她一个月许我200块钱,200块钱我说行,我也愿意出去。

解说:

盛改正口中的她,就是本案的罪犯之一王丽,她是河南省驻马店市农民,从2009年9月起开始伙同他人,在河南周口驻马店等地农村招募盲人。

那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王丽:

都是靠亲戚,他们都是一片的(乡亲)。他在家没啥事,他说能出来帮他,他能挣点钱,我们也能挣点钱。

盛改正:

她说成本(工资)你别说了,到地方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吃住都管,吃好 住好,一分钱不会少你的,骗到北京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北京的天气,去年天气特别冷,我们受不了,我向她申请,我说我想回家,这地方太冷我受不了,人冷得不行,她不让我走,我也没说话,我跟她申请多次他们不让我走。

解说:

这就是王丽等人租住的房子,这间18平方米的屋子归王丽等人居住,而盛改正、赵如意等四个盲人则要挤在楼上的简易棚中,而这里只有5平方米大小,高度甚至还不足1.5米。

时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助理检察院 邵丹:

对于正常的成年人来说是无法直立的,只能弯腰,坐着或者是躺着,这个简易棚外面有一个外挂的楼梯,非常陡峭,而且非常地狭窄,4名盲人就必须要通过王丽他们才能上下楼。他们的饮食也是非常差的,每天早晨是每人一个馒头,中午是一块大饼,晚上吃一些面条,食不果腹,他们应该说终年都没有菜。

解说:

盛改正等人也曾试图报警,但因为迷路最终被抓了回来,盛改正等人也曾试图同北京西站逃跑,但因为身上没钱,又不了解车次情况,最终也宣告失败。

主持人:

一起又一起这样的这种案件,证明昨天在北京法院开庭这样的案件并不是一个孤例,而且中间还用的这样一个词叫招募残疾人,去为个别的人,比如说积累财富提供这种帮助。其实之前法律上没有相关的这种罪名很难去处理,尤其你抓不到他的组织者,只抓到基层的行乞者的时候,教育教育,管几顿饭也只能把人给放了。但是我们看,从刑法已经加入了262条,其中有这样的条款了,“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这样的法条了,除了法律,还应该增加什么去更好地保护残疾人的这种利益呢?想想看,有的时候他们的身份证,包括残疾人证都是要被扣下的,这是另一种暴力和胁迫,继续联线中国残联维权部的权益处的处长张东旺。

你们一定也已经注意到了,这几年逐渐增长的还有一定的智商和情商新的这种犯罪,而且是利用残疾人,您的感触是什么?特别是提醒社会要注意什么,怎么保护残疾人?

张东旺:

保护残疾人的权益是需要社会方方面面来努力,比如说就这个问题,一个方面公检法司应该加大对组织残疾人乞讨的犯罪分子的打击力度;另一方面我们残联包括社会也应该加强对聋哑残疾人的法制教育,残疾人是特殊群体,但不是特殊公民,也应该遵纪守法。最重要的还是要从源头上来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加强对残疾人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等等的救助工作。比如说要对贫困的聋哑青少年、聋人入学进行救助,提高他受教育的水平。比如说我们要开展对残疾人的就业培训和服务,针对残疾人的特点开辟适合残疾人特点的就业的岗位,提高残疾人就业参与,竞争的能力,包括提高残疾人的社会保障水平,包括残疾人的家庭对残疾人不要遗弃,要维护残疾人的权益。

还有一点,就是从全社会上加强无障碍环境的建设,无障碍环境不仅仅是设施上的,还有包括信息交流方面的,比如说聋人参与社会生活所需要的字幕手语,盲人需要的语音和盲文,这都是能够方便残疾人更好地接受信息,更好地与人交流,更好地融入社会。这样也是从综合方面来维护残疾人权益,都是下一步需要我们做的,一需要我们加强的方面。

主持人:

从法理上要对所有越界的行为要坚决地予以打击,然后予以处理,但是还是从源头上更好地去固本,让残疾人在阳光下拥有自己的权利,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欠缺,对吧?

张东旺:

是,比如说在2006年之前,因为刑法没有相关的规定,像这方面的案件比较多,比如说我们山东的一个市进行了调查,在四年之间,组织残疾人乞讨犯罪的团伙就有121个,这仅仅是山东的一个市,那么组织的聋哑残疾人达到近两千人。2006年刑法修正案六规定了组织残疾人乞讨犯罪的规定以后,这个案件就相对减少了。

主持人:

所以还是要用法律去制止这样的行为更多地出现,但是还是要回到源头,去帮助更多的残疾人可以拥有更有尊严的生活,非常感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